我近来被同一个噩梦困扰。
最初是一片黑暗,完全没有光亮,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,似乎是在山洞里,我摸索着,感觉石壁上似乎有什么颜料的痕迹,已经干了,掉下的粉末嵌在指缝里。之后一直向前走,就能到达山洞外,尽管外面是夜晚,我的眼睛也因为突然的光亮一阵剧痛,那是繁星满天的晴朗的夜晚,但是异样的令人感到不适。此时我在岩石密布的山坡上,正前方不远处有一列树,一共十二棵,是凯尔特树历的十二种树木,每棵树都高耸入云,能扯下蛇一样柔软的黄色树皮,树皮内侧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卢恩符文,树下有一个石头垒成的小神龛,我拜了一拜,从中冒出来一只皮毛火红油光水滑的狐狸,它给了我一簇金黄的稻谷,但立刻出现一只三只脚的青鸟将稻谷夺走,那只鸟儿身披九天的霞光。
“它向摇光星飞去了。”我听见自己说。
随后我听到钢琴声,循声来到一个小酒馆,琴师动作浮夸,黑袍底下一只马脚踩着琴凳,一群年轻人在周围饮酒作乐,酒馆后一个女人在火刑架上燃烧,一个东西连着绳子从女人身上滚下来,是一个婴儿,腹中冒出火苗,用女人的声音对我说:“北落师门已经升到树梢……快呼唤祂的名字!”我抛下它落荒而逃,在一个仙女圈中失足跌入地窖,我看到强盗们逼女人喝三杯酒,她的心便炸裂了,被砍成一段段,手指掉到我手中,我低头一看,手指的血肉是纸做的,骨骼变成一把钥匙,于是我继续逃跑,路边全是坟墓,墓碑上写着大段的圣经,从黑色的腐殖质中露出女人和猫的尸体。有诡异的不知名的语言的歌声,有女人在风中边走边笑,还有人在高声呼喊“La!La!La!”
很久后我跑到溪流边,坐在桥上,手中的钥匙黏糊糊的融化成一滩糖浆,与指缝的褐红色粉末搅和在一起,散发出令人窒息的血腥味。
我俯下身想洗干净,却看见桥拱下是蜘蛛网灰白的重重帷幕,食人的强盗被倒吊于此,从被揭开的头盖骨中滴落下草药气味的醋,女人的脸在深处隐隐约约,我水中的倒影冷眼旁观,手上的糖浆变回钥匙,瞳孔不断分裂,像是珍珠奶茶的珍珠一样挤满了眼白,从缝隙中透出大深渊的微光,我的倒影举起钥匙,对着自己的眉心狠狠插了进去,在清醒前的最后一瞬间,我看到了披着微光面纱的人影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洛书九星罗盘 | Powered by LOFTER